餐厨垃圾 变身有机肥
文章来源:发表时间:2015-06-12阅读次数:3381[ 打印 ] [ 关闭 ]

近半年来,湖北省十堰市郧阳区青曲镇的伟超生态家庭农场每天人来车往、热闹非凡,这里的草莓采摘成了最受附近居民欢迎的休闲项目。

十堰市的草莓种植园将近百家,当地常规种植的草莓每斤只卖10元左右,但伟超采摘园的草莓卖50元一斤仍是备受追捧。为何他家的草莓卖这么贵销路还这么好?虽然听起来有些吹牛,但老板刘超确实成了当地闻名的“草莓大户”。在别人眼中,刘超这个从建筑行业“半路出家”的新农民简直是神了,但事实上刘超的成功之法并不神秘,甚至一聊起草莓他逢人就说,“是北京嘉博文的技术和生物肥,让我种出来的草莓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刘超口中的生物肥是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利用自主知识产权技术生产出的生物腐植酸肥料。值得一提的是,这种肥料的生产方式并不同于普通肥料,它的生产原料完全来自于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餐厨垃圾。

“餐厨废弃物可不是垃圾!”嘉博文公司执行总裁、首席科学家于家伊告诉记者,餐后的剩饭残渣在腐败变质之前仍然可以作为有用的原料加工处理,只有彻底腐败变质的部分才能称为垃圾。“千万不要小看了平时的餐厨废弃物,正是这些人吃剩下的废弃食物,拥有着高能量、高蛋白,营养丰富,是安全可靠的肥料原料。”于家伊说。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种用废弃食物生产出的生物腐植酸肥料,通过了国际、国内双重有机认证,14项指标尤其是9项重金属含量指标均达标,符合欧盟、美国、日本的有机标准,成为我国安全级别最高的有机类肥料。而嘉博文自主研发的“采用餐厨废弃物制备生物腐植酸的技术与工艺”,更是获得了联合国知识产权组织和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颁发的中国专利金奖,实现了中国固废资源化专利金奖零的突破。

“残羹剩饭”竟能成为如此重要的生产要素,记者满怀好奇地走访了嘉博文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北京高安屯餐厨废弃物处理厂。在这个中国最大的餐厨废弃物处理厂内,记者彻底刷新了从前对于废弃物处理的认识。与人们印象中臭气熏天的废物处理厂不同,这里整洁、安静、无异味,偌大的厂房中,数十台自主研发的发酵设备依次排开,现代化的厂房和设施很难让人将其与传统肥料生产联系起来。

高安屯处理厂门口,两辆餐厨垃圾收集车正在称重、卸货。于家伊告诉记者,嘉博文的餐厨废弃物主要来源于北京市朝阳区和西城区,这两个区的环卫部门负责餐厨废弃物的收集和清运工作。“目前,朝阳、西城两个区的环卫单位已经和辖区内2000多家餐饮企业签订了餐厨废弃物处理协议,每天环卫部门专门的餐厨废弃物收运车都会去签约的餐馆,定时定点收集废弃食物,并运到这里处理加工,最后变成生物腐植酸肥料。”于家伊介绍。

记者跟随着生产流程,看到餐厨废弃物经过初步分拣,分掉了饭盒等大型异物,之后废弃物被投入发酵装备中,工人们立即将生物腐殖酸转化剂和一定比例的麦麸、稻壳、花生壳等调整材料加进去,然后在60℃至80℃的高温下经过810小时的发酵,再筛分走牙签、骨头等小型异物,最终生产出柔软疏松、形似木屑、几乎无味的高品质生物腐植酸肥料。

“用它来沃土,当有机质增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土壤就有了自净化、自培肥的能力,农民就可以少用化肥,甚至不用再施化肥。我们的肥料就是要让土壤的生物活性更高,透气、透水性和保水、保肥性更强,让农产品品质更高,让瓜果蔬菜更有味道。”于家伊介绍,用餐厨废弃物生产出的生物腐植酸肥料肥效和安全性都格外高,总腐植酸含量是普通有机肥的7倍多,有机质含量是普通有机肥的23倍,而重金属含量仅为普通有机肥的1%。“所以说,餐厨废弃物不是垃圾,而是绝佳的肥料原料。”

据介绍,高安屯餐厨废弃物处理厂设计年处理能力13.2万吨,基本能解决周边400万城市人口每日产生的餐厨废弃物。而目前嘉博文已在全国九大城市建设了14个规模化的餐厨废弃物处理厂,每日大约能处理3000万人口的餐厨废弃物,每年生产生物腐植酸产能达到50万吨,位居全国第一。

事实上,我国城市生活垃圾中有40%60%的餐厨废弃物和厨余垃圾。从传统垃圾处理的角度看,大部分都会采用末端消灭式的处理办法。可是,在处理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氮氧化物同样会污染大气,接下来就需要空气治理的介入,相当于消灭一种污染物的同时又带来了新的污染。因此,对废弃物进行资源化再造,变废为宝、循环利用,才能实现真正的绿色、可持续发展。而这种餐厨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恰恰为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作出了最好的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