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退化因素与整治对策
文章来源:发表时间:2019-08-08阅读次数:149[ 打印 ] [ 关闭 ]

  草原畜牧业主要是以天然牧草和采取放牧方式经营的畜牧业,因此天然草原的优劣和丰欠程度决定着草原畜牧业的兴衰。近年来,甘肃省90%的天然草原有不同程度的退化,其中30%的严重退化,导致牧草产量、品质下降,载畜能力降低。如何解决日益尖锐的草畜矛盾,保护生态环境,直接关系到草地资源的永续利用,直接关系到牧区的经济社会发展。
 

\

  1退化原因

  草原退化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但主要是人类对草原生态系统长期的严重干扰,导致草原植被遭到破坏,生态环境逐渐恶化,最终失去平衡。超载过牧是盲目加大畜群规模和放牧频率,使家畜的采食量长期超过牧草再生量,实行掠夺式经营所造成的。在草原退化的情况下继续增加家畜数量,形成了家畜增加草原退化一牲畜继续增加一草原加剧退化的恶性循环。据调查,克山县的家畜数量由20世纪60年代的l7.4万头(只)发展到目前的64万头(只),增长了2.7倍,畜均占有鲜草产量由7622千克下降到2081千克,超载23.85%。草原牧区、半农半牧区由于缺少燃料,农牧民群众烧茶做饭,主要依靠捡柴。在人口不断增长的情况下,为生活用能的需要,大量铲草皮、砍伐草原上的乔木、灌木、半灌木作薪柴,对原生植被造成严重破坏。克1Ij县大部分高寒阴湿草原生长有中药材,而且品质优良,市场需求量大,行情看涨。

  每年人春以后,都有大批农牧民涌入草原采挖,不仅使药材资源日趋枯竭,而且使植被遭受到严重破坏。草原鼠虫害的发生是在一定气候、土壤、植被条件下形成的,气候干旱和草原退化为鼠虫害的发生与蔓延创造了条件,而鼠虫的发生危害,又加剧了草原的退化,处于恶性交替过程。草层高密度大鼠虫害不易发生,而草原退化、草层变矮、变稀,有利于鼠虫害的繁衍。近年来,草原鼠虫害危害面积仍在逐年扩大。虽然每年都采取化学、生物等防治措施进行防治,但因经费不足,防治面积小,每年的防治面积只占发生面积的10%左右,造成“年年防治,年年成灾”的局面,防治成果难以巩固。长期以来,随着草原“沙化、碱化、退化”面积的日趋扩大,许多草场优良牧草减少,有毒植物不断生长蔓延,加剧了草原化。在克山县天然草原上分布的主要有毒植物有棘豆、狼毒、醉马草等,这些有毒植物根系发达、耐寒、耐旱、返青早、生命力强、并有较强的抗逆性,不仅与优良牧草争地,而且和优良牧草争夺土壤中的养分、水分,在草原上逐年增多,甚至在某些草原上形成明显的优势种群,使草场利用率下降。

  2治理措施

  落实草原分户有偿承包使用,理顺草原管理体制,合理利用草原,防治“草原无主、放牧无界、使用无偿、建设无责”,使草原的管、建、用同责、权、利相结合,适应现阶段家畜私营形式的首要措施。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全面彻底地落实草原有偿承包责任制,健全投人机制,明确建设责任,才能调动农牧民主动建设草原的积极性,从根本上遏制草原退化,促进植被恢复。加强草原围栏建设,以草定畜,以畜定草,严格控制家畜数量,实行划区轮牧,合理利用草原,用养并举。

  在利用改良草场时,首先要明确草原是牧业生产资料,不单纯是自然综合体,更不能认为是荒地。只有通过合理措施,才能维持并逐步提高草场生产力。依据草原的季节分布特点,在调整畜群结构,提高适龄母畜比例的基础上,充分利用夏季草场的牧草优势,适时转场轮牧,发展季节性畜牧生产,扩大出栏率和商品率。不仅能够增加农牧民收入,还可以有效减轻冬春草场的放牧压力,防治进一步退化。此外,加强人工草地建设,生产足量优质饲料,增加牧草贮备,降低放牧家畜对天然草原、尤其是冬春草原的压力,促使退化草原的自然恢复。

  草原鼠虫害防治工作是草原保护工作的重要步骤,《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业务部门必须加强草原建设,搞好鼠虫害防治工作”。因此,必须从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高度来认识鼠虫害防治工作的重要性。要认真各项防治措施,理清工作思路,加大投资力度,加强队伍建设。加强预测工作,建立健全预报体系,不断改善预测预报工作的手段。健全目标责任制,把草原鼠虫害的防治工作同农牧民草原承包有机的结合起来,充分调动牧民的积极性。大力推广以生物防治为主的无公害药物防治技术,保护天敌,不断探索新的防治措施,加大鼠虫害综合防治力度,变被动防治为主动防治,才能有效地减轻鼠虫害对草原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