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征战万亿储能市场?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发表时间:2021-04-07阅读次数:126[ 打印 ] [ 关闭 ]

[ 导读 ]:目前储能正处于风口之上,市场空间很大。储能产业在成本控制、安全管控、技术路线和商业模式等方面并未形成定论,市场格局也并未形成,谁能在未来竞争中突出重围,仍取决于企业自身对市场机会的把握。以风电、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的大发展必然带来储能产业的跨越式发展,碳中和目标下,储能有望迎来万亿市场。而揭开万亿储能产业大幕。
谁在征战万亿储能市场?

碳中和号角吹响,新能源潮流之下“好伙伴”储能走上台前。

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认为,以风电、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的大发展必然带来储能产业的跨越式发展,碳中和目标下,储能有望迎来万亿市场。而揭开万亿储能产业大幕,其背后不乏有宁德时代、阳光电源、比亚迪和南都电源等储能技术及系统集成商的老玩家,也有像以华为为代表的储能新势力入场。

一位上市公司市场总监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储能正处于风口之上,市场空间很大。储能产业在成本控制、安全管控、技术路线和商业模式等方面并未形成定论,市场格局也并未形成,谁能在未来竞争中突出重围,仍取决于企业自身对市场机会的把握。

万亿储能新赛道渐启

去年9月22日,中央高层提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紧接着,在2021年3月15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再次被中央高层定位为重要方向。

从能源消费结构看,以风电、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成为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关键路径,也将对整个电力系统带来重大改变。考虑到新能源发电天然的波动性和间歇性,配套储能系统则将成为必然选择。

按照存储原理的不同,电储能分为电化学储能和机械储能两类。其中,电化学储能因性能突出而应用广泛,不受地域条件限制、成本低更具商业性等优势,成为电力系统领域推崇的主流方向。

据中关村储能技术产业联盟初步统计,截至2020年底,中国已投运的电力储能项目累计装机容量达到33.4GW,2020年新增投运容量2.7GW;其中,电化学储能新增投运容量首次突破GW大关,达到1.08GW/2.71GWh。

过去数年,作为与风电、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强关联板块,储能由于成本过高、市场机制不健全等原因,一直处于商业化的初期,在资本市场上也被认为是价值洼地。

截至2019年,宁德时代和阳光电源的储能系统业务分别占据总营收的比重仅1.33%和4.18%,在整体业务布局中的营收贡献仍然有限。

不过,2020年以来,碳中和概念、光伏板块在资本市场异常火爆。以宁德时代和阳光电源为代表的股价与市值创下历史新高,以及“储能第一股”派能科技登陆科创板,储能概念逐渐走向大众视野。

得益于成本和政策的驱动,储能市场开启上升空间具备了一定条件。

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锂离子电池储能系统成本下降75%左右,不断推进光储、风储平价。截至2020年,储能系统成本已经降至1500元/KWh,基本达到了储能系统经济性的拐点。

特别是伴随我国超20个省份纷纷出台新能源配置储能鼓励政策,将储能写入新能源竞价、平价项目配置方案,新能源发电和储能融合发展渐成潮流。

记者注意到,进入2021年,各大券商更是看好储能产业,并认为万亿市场即将崛起。

中信证券表示,储能处于从0到1阶段,临近商业爆发期拐点,有望从示范性应用转向运营性应用。同时,川财证券认为,2021~2025年,储能将进入产业规模化发展阶段,储能项目广泛应用、技术水平快速提升、标准体系日趋完善,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体系和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市场主体,储能成为能源领域经济新增长点。

针对未来储能的市场空间,光大证券从国内外风光发电侧储能、电网侧储能、分布式储能和其他储能等方面测算,2020~2030年储能需求空间累计3.9TWh,2020~2060年储能市场空间累积为94TWh。2030年储能投资市场空间1.3万亿元(2020年起累积6万亿元),2060年5万亿元(2020年起累计122万亿元)。

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高级政策研究经理王思告诉记者,碳中和背景下,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出现,储能作为重要技术支撑将迎重大利好。这将打开一个千亿甚至万亿元的市场空间,打造一个全新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领先地位。

“现阶段储能的产业化发展还需要很多前置条件,特别是作为新兴产业还需要政策和市场机制的全面扶持。”王思进一步表示,一方面储能建设和运行环节的身份尚没有得到明确,这使得项目应用存在诸多阻力,并网、调度、交易和结算机制尚无法与储能这一新生事物进行全面匹配。另一方面,储能快速灵活的调节能力并未在电力系统中得到价值回报,整体市场机制不健全,付费成本难以得到有效疏导。

新老玩家角逐

储能新赛道的开启,让众多玩家意识到储能将是一个重要业绩增长点。

储能系统位于整条储能产业链中游,主要由电池组、电池管理系统(BMS)、储能变流器(PCS)、能源管理系统(EMS)以及其他电气设备共同组成。

其中,电池和储能变流器作为储能系统的核心设备,目前储能系统市场上的主要玩家也分布在这两个领域。国内的电池制造商以宁德时代、比亚迪、派能科技、国轩高科、亿纬锂能等为代表;储能变流器以阳光电源、科华数据、华为、科士达、上能电气等为代表。

除此之外,整合储能系统各环节的系统集成商也是重要玩家,其中包括纯系统集成商,以及不少电池和储能变流器环节凭借自身优势,进一步向储能系统集成环节延伸的企业,像阳光电源、南都电源、科陆电子、比亚迪、中天科技、派能科技和宁德时代等都是代表企业。

例如,阳光电源作为全球光伏逆变器和电站系统集成的领先企业,其在储能市场上的角色也完成了一个储能变流器厂商向储能系统的集成商的转变。相关资料显示,2006年,阳光电源便开始涉足储能业务,并在2014年底与韩国三星SDI宣布成立三星阳光储能电池和阳光三星储能电源两家合资公司,开始发力储能市场。到2019年,阳光电源已经在中国储能变流器供应商、储能系统集成商排名中,位居第一。

从财报上看,目前阳光电源的储能业务占比仍低于光伏业务,但是增长迅速。2019年,其在储能系统业务实现营业收入5.43亿元,同比增长41.77%。

与阳光电源类似,动力电池“一哥”宁德时代则早已布局储能业务,并在成立之初便确立了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两大业务方向。

2011年,宁德时代便中标了张家口风光储示范项目,更是在2018年专门成立了储能事业部。近两年,宁德时代在储能领域扩张更为迅猛。2020年2月,宁德时代非公开募资200亿元投向锂电池建设、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等五个项目。不仅如此,宁德时代还分别与福建省投资集团、星云股份、科士达、易事特、国网综能、福建百城新能源等企业达成合作,通过参股成立合资公司,打通了储能产业上下游产业链,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涉足储能系统集成领域。

储能对宁德时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7~2019年,该公司储能系统业务营业收入从0.16亿元上升至6.10亿元,翻了38倍。2019年,宁德时代还在中国新增投运电化学储能装机排名中拿下第一名。

某储能变流器上市公司高管向记者预测:“储能系统集成市场是争抢高地,储能电池厂商和储能变流器厂还将迎来一轮混战。”

光大证券分析认为,储能变流器和电池是价值量和壁垒双高的核心环节,系统集成环节将成为必争之地,有望通过数字化、智能化增加附加值,掌握产业链话语权。

一个不可忽视的玩家便是华为。

早在2013年,华为高举智能化技术的组串式逆变器的旗帜,重构了光伏逆变器市场格局。如今,其进一步将数字信息技术与光伏技术、储能技术相融合,形成智能组串式储能解决方案,试图颠覆原有储能行业。

有意思的是,在光伏逆变器领域,阳光电源与华为原本就是劲敌,曾一度在争夺全球逆变器出货量第一宝座的问题上存在争议。在光储融合趋势下,华为与阳光电源再次交锋,不仅在储能变流器,并且有意在储能系统集成领域杀出一条路子。

多位储能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竞争格局未定,华为走了一条区别于主流的技术路线,丰富了整个储能行业业态,其未来也一定会有自己的市场空间。凭借品牌影响力、深厚商业关系,以及多年建立的渠道,其都能将产品和解决方案推广出去。